夢想成真,她卻難言快樂


“上岸”是所有公考生的夢想,在這個形象的動詞中飽含著破釜沉舟的決心和學海無涯中的掙扎。

可是“上岸”三年有余,雯雯卻仿佛一只終于漂到岸邊的小船又猛地被人推了一把,考核、遴選、執業資格考試……這與她理想中的安穩太不一樣。

努力了數月,市級遴選還是落榜了。當晚她做了一個夢,夢里她站在一只狹小的木舟上,四周是望不到邊際的湖水和濛濛的霧氣,像是被困在了湖心,動彈不得。“心里肯定是有迷茫的,但我只想上岸,必須拼命地劃。”雯雯說。

1

漂亮女孩踏上“公考”路

自今年夏天備考市級遴選,雯雯先是利用下班時間在單位學,最后半個月干脆請假閉關修煉,每天上網課到凌晨兩點。她感嘆:“學習的苦我算是吃不完了。”雖說活到老學到老,可“考學”的體驗多少有些不同。幾個月里,發際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倒退,黑眼圈則朝著法令紋逼近。“如果順利的話,又能完成一次階層躍遷。”她這樣給自己打氣。

雯雯是個漂亮的姑娘,身材纖細卻不露骨,皮膚白皙,衣著稍稍修身時一舉一動頗有幾分嬌媚,穿起運動裝又顯得十分俏皮。但如今“大考”在即,她全然顧不上形象管理,常常隨手裹上大棉衣就出門,省吃儉用買來的高跟鞋和名牌包包都已成了擺設。

她一心只想盡快完成考試,只是每每照鏡子時不免抱怨兩句,類似“不干了”的氣話已經向閨蜜說了不下十次,但一覺醒來還會繼續和書較勁。

2

“考上的工作才體面”

雯雯的父母在縣城做小生意,每天起早貪黑、躬身俯首,如今人到中年依舊積蓄寥寥,生活中的不如意像牛皮糖一樣甩也甩不掉。但他們又是極好面子的人,在親戚面前總不甘落了下風。在雯雯的印象里,父母有兩年走親戚的時間特別頻繁,一次是自己考上大學,還有一次是自己省考上岸。

人最缺什么,就愛炫耀什么。雯雯覺得這話一點沒錯,父母吃夠了靠體力謀生的虧,他們將這些統統歸結到學歷和社會地位上。在他們看來,穿著制服的都是鐵飯碗,只有躋身體制內,才能過上體面日子,一家人才能在親戚面前抬起頭來。

“考上的才叫工作。”在父母的反復強調下,雯雯一度這樣認為。為此,大學四年她沒參與過一次社會實踐,沒有任何實習經歷,她把所有的時間用在了備考上。“如果畢了業還是做個‘合同工’,那高三復考那一年豈不是辜負了。”母親曾這樣激勵她。

2013年,雯雯拿到了本科畢業證,同年研究生考試落榜。“研究生以后還有機會,趁著年輕腦子活,抓緊把公務員考上!”父親勸道。

3

數次落選最終“上岸”

“如果有機會,誰不想嘗嘗當‘別人家的孩子’的滋味。”雯雯上學時成績始終不上不下,好在復讀一年后考上了青島的一所本科院校。從選專業開始,她的一切努力都在朝著下一個目標——公考前進。

2013年畢業,雄心勃勃的雯雯一心想留在大城市,她第一時間便報考了青島和天津的公務員崗位,雖筆試成績不錯,卻統統在面試環節被刷了下來。“不想回到小縣城。”雯雯心里不斷提醒自己,好不容易考出去了,再苦再難也要往上走。眼看著“應屆生”這個多少帶點優勢的身份也要失去了,她也曾想干脆報考西藏或新疆,去支援西部建設吧,可思量再三還是沒能鼓足勇氣。

第二年,雯雯從吉林長春一路考到遼寧葫蘆島,光是培訓機構的學費就交了一萬多。雯雯的母親是最心疼錢的,但每次打電話都囑咐:“閨女,雖說他們答應了考不上全額退款,但咱寧肯不要這錢也得考個好單位。”不知是壓力太大還是不得要領,雯雯的成績不升反降,報考的所有崗位悉數落榜。

2016年春節,幾個在機關單位工作的伯伯在飯桌上勸導雯雯:“咱別好高騖遠,何不報考一下市里的對口單位試試?”雯雯暗下決心“那就再考一年,再考不上就先找個班上。”

那一年,身邊一起備考的同學一一“上岸” 雯雯嘴上說著隨緣,了,心里卻十分著急。她干脆報考了老家縣城的單位,原本是帶著些賭氣的意思,卻沒想到竟考上了。

4

仕途面前感情靠邊站

一晃31歲生日就要到了,雯雯單身也已有兩年時間。母親已不再關心她又在忙著什么考試,因為對縣城的女孩來說,過了30歲還未出嫁是更大的“羞恥”。“你工作好,長得又不差,趕緊找個好婆家最要緊,不要那么挑了!”母親終日嘮嘮叨叨,更不會放過一絲給女兒找對象的機會。

可越是這樣,雯雯越是堅定了考出縣城的決心。“這社會自有一把標尺,當你不夠強大時,就容不得你選擇,考試對我來說就是最公平的上升渠道。”對雯雯來說,她考的不僅是一份工作,更是回報父母期待的成果,是爭取更好生活的資本。

在成功晉升到市級單位前,雯雯對于結婚生子甚至脫單毫不期待。她見過太多夫妻因編制不在一地而聚少離多,甚至為孩子該去父母哪方的工作地上學而爭執不下。她希望自己在工作上能更進一步,同樣也希望另一半有著更勝于她的能力和上進心,如果沒有,那不如再等等。

5

是“鎧甲”也是“束縛”

12月7日,市直機關公開遴選公務員第一批擬錄用人員名單公示,雯雯落榜了。

對于這一結果,她失望極了,便用拒絕吃飯發泄失落情緒。緊張的備考已經消耗盡她的體力,原本瘦弱的身體又輕了兩三公斤。可此時,她覺得身上卻重得很,那是晉升無門的包袱也是恨己不爭的懊惱,壓得她直不起腰來。

從前,雯雯始終被禁錮在父母給的期待中,她考大學、考公務員為的就是離家遠一點,離父母的嘮叨遠一點。可如今再看,自己不知不覺竟主動鉆進了圍城。

其實,知足常樂地在縣城生活不好嗎?或者,干脆跳出體制找個適合自己的工作?

她不止一次思考過這個問題,但最終都退縮了。

畢業六年,在學校里學到的專業技術從未實踐過,很多專業知識早已更新迭代,離開如今的業務崗位她不知該靠什么謀生,父母肯定會罵她瘋了,家里難免亂成一團。

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“公考”成了一個復雜的符號,它象征的不再僅是一份工作,還有父母終其一生的希望、社會地位和階層躍遷的機會以及未來的美好生活。但有些時候,對身在其中的雯雯來說,它也像是一只籠子,盡管早已察覺這份強加在身上的束縛,卻對飛出去后的人生充滿恐慌。德州晚報全媒體記者 劉暢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系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

(★^O^★)MG巨额现金乘数_破解版下载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查询 棋牌游戏大厅排行榜 四人打麻将免费版本 91y街机捕鱼下载大厅 今天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 广东36选7怎么算中奖 跟计划倍投为什么会输 冠通棋牌手游大厅 大圣捕鱼安装 东方6十一历史开奖 宝典图库大全资料 赛车游戏 逍遥孝感卡五星麻将 浙江温州熟客麻将 排列三稳赚的方法 辽宁体彩11选5手机版